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庆祝上海都市网新版正式上线!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您所在位置> 上海都市网首页 > 汽车 > 正文

董明珠造车受挫 珠海银隆IPO辅导终止

2018-06-14 14:52:04来源:互联网 繁体中文 打印页面 关闭网页
字号:T|T

创意图片/新京报记者 王远征

创意图片/新京报记者 王远征

  近日,董明珠注资的珠海银隆传来“IPO终止辅导”的消息,董明珠的“造车梦”再次受阻。

  在广东证监局官网上,新京报记者查询到广东辖区已报备拟上市公司辅导工作进度表,珠海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银隆新能源)的辅导进度栏显示为“辅导终止”状态。

  与此同时,近期有多家媒体先后报道称,银隆拖欠供应商货款,以及产能过剩、工厂停工、员工离职,给本已出现诸多问题的银隆又泼了一盆冷水。

  银隆多次筹划上市

  根据广东证监局披露的最新一期广东辖区已报备拟上市公司辅导工作进度表显示,珠海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的辅导进度栏显示的是“辅导终止”,最新进度时间还停留在2018年1月17日。这意味着,在距离招商证券进入辅导仅8个月后,银隆的上市之路中断。

  据广东证监局网站此前发布的信息,银隆于2017年5月17日办理了辅导备案登记,法定代表人为魏银仓,辅导机构为招商证券。

  是什么因素导致IPO突然终止辅导?新京报记者尝试致电银隆新能源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时尚未取得联系。

  事实上,早在2014年,银隆就开始筹划上市。2015年,三友化工曾想获得银隆21%的参股权,但因双方在增资条件等问题上未能达成一致而最终搁浅。此后,众业达、北巴传媒、格力电器均先后筹划收购银隆,也都因不同原因纷纷作罢。

  说起银隆新能源,必定要提到董明珠。作为格力电器董事长的董明珠看到近年新能源领域的“政策风”吹得强劲,让她有了谋求转型的新方向。

  2016年8月,格力电器发布公告称,格力电器拟作价130亿元收购银隆新能源100%股权,收购完成后,银隆新能源将成为格力电器的全资子公司。然而同年11月,格力电器收购银隆一案遭股东大会部分否决后被终止。

  虽然此次收购失败,但董明珠并没有停止“造车梦”。她选择自掏腰包,以个人名义入股银隆,还拉上了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和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刘强东出资30亿元投资银隆。此后,董明珠持续参与银隆的融资,连续增持。2017年5月,董明珠在银隆的持股已增至17.46%,成为第二大股东。自此,银隆新能源展开了急速扩张之路。

  2016年12月,银隆成都新能源产业园项目开工,总投资100亿元;2017年1月,兰州银隆新能源产业园项目签约,前两期计划投资25亿元;一个月后,银隆与天津市政府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建设新能源电池与汽车产业基地,一期投资70亿元;同年5月,银隆新能源南京基地开工,拟投资100亿元。

  2017年7月,银隆与攀枝花签署协议,布局新能源、新材料基地,项目投资不低于50亿元。当月,银隆收购南京客车制造厂框架协议也完成签约。次月,银隆宣布在珠海建设新能源产业园及全国总部,总投资195亿元。同月董明珠还率一众银隆高管抵赴中原古都洛阳,与当地政府签订总投资额约150亿元的洛阳高新区新能源汽车产业园项目。

  扩张隐患逐一显现

  在高速扩张后,银隆新能源本有望成为新能源领域的一匹黑马,但事实恰恰相反。

  今年1月,银隆被曝出拖欠供应商货款。而索要欠款的则是银隆曾经的供应商之一的珠海思齐电动汽车设备公司。因银隆拖欠货款过多,珠海思齐出于资金安全考虑,从2017年4月起终止了与银隆的合作。

  珠海思齐曾表示,从2015年6月至2017年4月,珠海银隆共欠合同总金额约1.3亿元,收到约5400万元,欠款约7600万元。其中,有1700多万元在走法律流程,而5000多万元货款中,拖欠最短的都有八个多月,最长的有一年零四个月。

  此后银隆发布律师声明称,双方纠纷是源于思齐向银隆关联企业提供的产品存在严重质量问题、售后服务缺失等,不存在恶意拖欠货款。

  银隆的风波此后不断。今年5月,又有报道称,银隆新能源位于邯郸武安的汽车产业园出现大面积停工、员工离职的情况。随后,成都市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的整车厂在最近三四个月内处于半停工状态;天津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总经理高潮自曝,因资金预算和充电站基建等不足,天津银隆目前有价值7亿元的500辆新能源汽车在厂区积压等。

  对于出现的这些状况,珠海银隆一直没有公开回应或给出说法。截至发稿时,新京报记者尚未联系上银隆相关负责人。

  过度依赖补贴难出困局

  和其他新能源汽车企业不同的是,银隆主要以钛酸锂电池技术为主。北京理工大学电动车辆国家工程实验室副主任林程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相比于磷酸铁锂、三元锂电池等主流电池技术,银隆所使用的钛酸锂电池技术虽具有快充性能好、电池寿命长、充放电能力强等特点,但由于受到电池能量较少、续航里程短等因素制约,该技术更适合应用在路线相对固定的客车,或是行驶里程相对较短的公交车领域。

  而目前客车市场已经趋近于饱和,且宇通、中通、比亚迪、福田客车等企业所占据的市场份额比较大。银隆虽发展迅速,一时间也难以撼动该市场格局。

  同时,随着新能源产业逐渐成熟,相应补贴标准及要求也在不断提高,致使车企受到影响。比亚迪在2017年年报中就提到,受补贴政策变化影响,新能源汽车销量大幅下降,最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0.7亿元,同比下降19.51%。宇通客车部分指标2017年也出现不同程度下滑,营业收入332.22亿元,同比下降7.3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1.29亿元,同比下降22.62%。宇通客车解释称,这也是受国家新能源补贴政策退坡影响,客车行业需求出现大幅下滑,尤其是2017年上半年需求下滑明显。

  有数据显示,银隆在2014年、2015年以及2016年申报的国家补贴金额分别为5550万、10.15亿元和21.35亿元,三年累计超过30亿元。可见新能源补贴对银隆的重要性。

  业内人士分析,企业因新能源车补贴政策的调整受到影响,也反映出国内新能源客车产业对补贴的过度依赖性。“后补贴时代”下,想要站稳脚跟,银隆还需要提升自身产品力,逐步摆脱对补贴的依赖。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孙晓萌

  声明:上海都市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 编辑:刘海峰

热点播报

图片报道

资讯

栏目最新

科技资讯